伊朗哪些目标是美国眼中钉?这座离心浓缩厂“最危险”军事

2020-01-09

伊朗哪些目标是美国眼中钉?这座离心浓缩厂“最危险”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威胁将报复打击“52处伊朗目标”后,伊朗总统鲁哈尼6日针锋相对地警告称,希望美国也能记住“290”这个数字,暗示在1988年美国击落伊朗民航客机事件中的遇难者人数。尽管外界大都认为特朗普威胁“打击52处伊朗目标”时可能没有具体目标清单,但毫无疑问的是,五角大楼内部早已对各种伊朗目标制订好了打击计划。

“六环模型”选择打击对象

如果美国对伊朗发动空中打击,首先会受到攻击的将是哪些目标呢?俄罗斯地缘政治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康斯坦丁·西夫科夫认为,从美军近年发动的空中作战行动中可以发现,五角大楼惯于利用“六环模型”进行目标选择:中心环为领导机构与相关设施;第二环为重要的军民用生产设施;第三环是交通通信设施;第四环是资源设施(即为其他环内目标或系统提供人力、原材料资源);第五环是作战部队;第六环是对外关系(打击方式是边界封锁、网络瘫痪等)。从2001年阿富汗战争至今,美军选择打击目标时基本遵循“六环模型”体现的思想,按照“环型法则”中从内环开始的原则,优先“斩首”敌国中枢机关。

对于伊朗而言,很不利的情况是本国军事底细大都被美国掌握,因为它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长期监督,主要核设施及周边军事设施位置早不是“未知数”,美国技术侦察手段加上以色列、土耳其、沙特等国情报机关的人力帮助,五角大楼和参联会的“伊朗目标清单”显然是极其丰富的。

从指挥中心到涉核导企业

如果美国对伊朗作战无限升级,伊朗国家及与军事有关部门的指挥机构,关键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等系统,乃至国家和军队重要领导人的住所或办公设施无疑处于“中心环”位置。早在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就被曝光在德黑兰南部福尔多有地下指挥所,但世人对那里的印象只是2011年第一次伊核危机爆发时所传出的“疑似离心机车间”。事实上,福尔多属花岗岩地质,深挖后可抵御核生化攻击。美国估计那里地下面积可能达到近百万平方米,埋深超过30米,里面交通纵横,自备自来水厂、发电厂、空气净化室、野战医院、油料仓库、食品仓库、通信基站、情报中心等,具有长期支持作战能力。不仅如此,掩护福尔多以及德黑兰的哈塔姆安比亚基地部署有俄制S-300PMU2地空导弹,是拦在美军机群面前的“铁闸”,美军显然不会忘记优先拔除它。

五角大楼眼中的另一类重点目标应该是涉及核工业和弹道导弹的伊朗企业,属于“第二环”。美国和以色列坚信坐落于伊朗中部卡尔卡斯山脚下的纳坦兹气体离心浓缩厂最危险,数千台离心机深藏在地下15米的车间里,它们能生产各种丰度的浓缩铀。但受山谷限制,空袭机群或巡航导弹的攻击途径受限很多。相比之下,更方便空袭的目标是设拉子附近的卢丹核技术研究中心,那里的六氟化铀转化工厂暴露在地面上,周围地势也较为平坦,易于得手。如果美国冒天下之大不韪,攻击波斯湾畔的布什尔核电站,得手概率会更高,因为那里早在两伊战争期间就受过伊拉克空袭,攻击路径很成熟。

比起固定的核设施,美军要对付机动性强的伊朗弹道导弹部队的难度要大得多,不过生产这些导弹的企业,例如导弹组装厂、特殊金属生产厂、化学燃料厂及探测遥感相关设施恐怕难逃厄运。公开资料显示,伊朗沙希德·贝克雷工业集团在帕尔钦、塞姆南有近程导弹生产线和固体燃料浇注中心,特别是位于帕尔钦的工厂长期生产丁羟树脂、铝粉、氯化钾,这都是生产固体火箭推进剂所必需的。

军事基地要“去功能化”

在美军眼里,靠近边界的伊朗军事基地也是“危险目标”。2019年6月,《纽约时报》曾披露美国中央司令部一份“1002-18作战计划”,里面提及美军夺取伊朗胡齐斯坦省及若干波斯湾港口。

胡齐斯坦省不仅是伊朗石油的主要产地,而且该省阿瓦士、霍拉姆沙赫尔、迪兹富勒、阿巴丹四地都有伊朗正规军和革命卫队重要的基地群,尤其迪兹富勒以南的瓦达提基地是伊朗空军F-4E战斗机的大本营,2014-2015年曾由此轰炸过伊拉克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瓦达提基地的存在,是伊朗军队阻止任何攻击胡齐斯坦省会阿瓦士企图的前沿,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美军轰炸列表上可能还包括诺杰基地和阿巴斯军港。前者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它在2016年8月短暂开放给俄空天军战略轰炸机使用,这是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胜利后伊朗首次允许外国军队进驻本国基地。该基地位于里海南岸的名城哈马丹,从北面拱卫首都德黑兰,拥有两条分别长3900米和4300米的跑道,可起降战略轰炸机、战斗机和加油机,是伊朗空军二线集结中心。后者地处霍尔木兹海峡拐弯处,向西北就进入波斯湾,向东南则进入阿曼湾和阿拉伯海,伊朗海军几乎所有驱逐舰和潜艇都以此为母港,能迅速切断海峡通行。如果美军“先下手为强”,集中打击阿巴斯港,或许会毁掉伊朗舰艇的集散地,解除伊朗舰艇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威胁。

“圣城旅”营地或遭攻击

美军炸死“圣城旅”旅长苏莱曼尼,显示美国对这支“神秘之师”的恨之入骨。因此美军一旦发动空袭,该组织的训练中心和兵力集结地恐怕也“榜上有名”。此前美军在反恐战争中曾多次组织过对恐怖分子训练营地的大规模空袭,取得可观的战绩。这种战法很可能会被用于伊朗头上。

研究伊朗秘密战的英国专家马汉·阿贝丁介绍称,“圣城旅”总部就在德黑兰的原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此外“圣城旅”在国内建有大量训练营地,培养各类反美反以的积极分子,其中最重要的训练中心是克尔曼沙阿的拉马赞兵营和德黑兰萨达巴德王宫内的伊玛目阿里大学,前者负责技能培训,后者主要进行思想意识教育。另外,大不里士、马什哈德等地也有“圣城旅”训练营。在美国眼里,这些恐怕都是“欲除之而后快”的目标。

(责编:陈羽、岳弘彬)

1
3